【言白】假如李泽言暂时失明(3)

隐晦黄/暴粗俗小相声(?)
羞耻play(。
*李泽言粉丝慎入!慎入!慎入!(别打我)
*ooc请注意

不对啊,为什么要在厕所告白啊?

白起怔住的这几秒,眼前的景象突然定格,躁动的风场也噤了声。白起反应过来,李泽言暂停了时间。这种时候用evol肯定不是什么好事,再加上刚才他说的那句……白起闪回刚才那一幕,身上一阵恶寒。

“……你有毛病吗?”瞟一眼自己被扣死的手腕,忍住要爆粗口的心情挤出一句疑问。虽然他更想问清楚刚才那句“告白”是什么意思。

李泽言不为所动地下命令:“另一只手。”语气恢复一贯的冷静,仿佛刚才无事发生。白起只好乖乖抬手,对方探了下位置,把笔放回他手心。

“现在没人能看见了,你直...

【许言】逗猫记

√小时候的故事。两个小幼稚的甜饼。
二人能力都已被开发,都在孤儿院生活,与原作幼设应该有较大出入……(因为还没补原作这部分所以不是很清楚x)


“我找许墨。”黑发少年语气不悦地环顾四周,寻找着那抹身影,同时又在掩饰自己的焦急。保育员习惯了这个小鬼的嚣张跋扈,无奈叹口气,指指院里最大的香樟树。

树投下的大片阴影中有条幽幽晃动着的花斑猫尾,十分逗趣。边上确实盘坐着一个人,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屈起的左腿,深色短裤包裹着白嫩,显露出些许稚气。

找到了反而不急了。李泽言放轻脚步移动到树后,却还是被许墨注意到了,回过头眨巴几下眼睛,确认来者后,对他安心一笑。李泽言摆出一副领导架子,回复性点点头,注意到他...

【言白】小白起和李阿爸

标题随意起的(老李其实并不阿爸)
年龄操作,白起设定大概四五岁,总之是吐字不清但是能表达的阶段。
身体变小,记忆以及心理年龄不变,会不自主地做出孩子的举动。
段子+小短篇的形式,剧情之间没太大联系x
一切欧欧西归我。

1.
“恋与市受到一股神秘力量袭击,多名成年人一夜之间‘返老还童’,受感染症状表现初期与感冒无异……据调查统计,目前受害者多为男性,还请广大男性同胞们多加注意防备……”
白起突然打了个喷嚏,面色不悦,心说这年头真是什么破事都有。
巡逻一天下来,今天打喷嚏的次数比上周加起来的都多,偏偏又在回家路上听到这种诡异的事件。似乎种种机缘巧合都在暗示着什么,他却不以为意。
直到第二天早上,白起迷迷糊糊下床...

剧团员BLOG|2018.3.16|月冈紬

紬紬啊啊啊啊啊啊他真好啊啊啊啊啊啊

MANKAI劇団:

——剧团员Blog——



今早发生的事——月冈紬




你好。我是冬组的月冈紬。


基本上是第一次写博客,因此略有些紧张。


如果不易阅读的话真的很抱歉……。



前几天,我站在了某座游乐园的舞台上。


如果有刚好在场的朋友的话


在剧场见到的时候也好,请让我听听感想哦。



在那座舞台上,我饰演了糖果王子,春组的至君则是饰演了马卡龙王子,


不知是否由于太开心的原因


很难从角色中脱离出来……。


今...

【言白】假如李泽言暂时失明(2)

学习怎么写黄/暴的相声,接着春节贺。
您将获得完美如厕示范(误)
*李泽言粉丝慎入!慎入!慎入!
*ooc请注意

他……不会是……对不准吧?
说起来这个地方李泽言和他都是第一次来,他这么半天没动作……怕不是不熟悉位置。
白起觉得有些好笑,刚想贫两句,抬眼就是李泽言满脸黑线,一副进退两难的模样。
他心一软,还是把吐槽憋了回去,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句。
“要我帮你?”
李泽言闻言一愣,在白起看不到的一边挑了挑眉以示意外。
“我倒是想听听你怎么帮我。”
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白起这盆水倒是全洒自己身上了。

“手给我。”
白起嘴上这样说着,却先抓住李泽言的左手,自己在胸口掏着什么。
然后他拿出一支笔。
“你把这杆笔当成――呃,...

-

啊啊啊啊啊啊啊吴邪😭

予邪书_2018:

岁月里你很干净,比水淡,比酒清。
这封予邪书,很长很长,请我亲爱的你,耐心阅读。
如果说它所书内容是我对你的情深,那么
---一定是一生才能写完啊
三百余人共书信一封
予挚爱

吴邪。

【活动详情请见宣图】
此条lof欢迎转载
转载,评论,关注官l,抽三位幸运观众送上一份小礼物。
(图中数字无意义,请勿参考)

你出生的那日
一定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。
吴邪,第四十一年
生日快乐。

【节贺?】假如李泽言暂时失明

*【相声向】不虐。黄/暴粗俗并且短小。
*李泽言粉丝慎入!慎入!慎入!
*ooc注意

平时处变不惊游刃有余的人突然失去视力。
“李泽言你表情怎么这么难看?”
“……厕所。”(小声)
“……噗!”
领孩子一样地带着走。
“到了,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刚松手又被抓住。
“……你不至于吧?上厕所要我陪着?”
“人民有难,人民公仆不应该服务到底么?”
白起一拳挥向李泽言的脸,在适当的位置停住,对方因为看不见并没有躲。
他只是想泄泄愤,也不想来真的,欺负伤员自讨没趣。况且李泽言没反应,他也颇感无聊。
唉。巨婴。
“到了,您站好。”
白起故意毕恭毕敬,领着李大佛靠近便池。
李泽言却没开始下一步动作,沉默地闭着眼,眉头紧锁。
“……你赶紧的啊...

白先生&李先生


灵感来自#L先生&Z先生#
情人节短打!ooc注意!

白先生和李先生一见面就能把对方怼上天,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,谁也说不清楚。

白先生不拘言笑,冷着脸拒人千里之外,与他接触久了才知道这人面冷心热,只对知心人卸下防备,袒露笑容。

李先生跟白先生很像,出众的外表,优秀的能力,同样一副冰块脸,但李先生明显要更别扭,练就一身无差别怼人技能,逢人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怼,几乎没人见他笑过。

白先生是人民好公仆,李先生是剥削人民的资本家,两人的关系不知该说深还是浅,也不知该说好还是坏。

明面上白先生和李先生互相视对方为“敌人”。私底下他俩却似乎处得还不错,李先生会为了白先生的一顿战前饭翘...

1 2 3 4 5

© stripe | Powered by LOFTER